企业文化

45年前他们测出新中国海南岛第一张地图

  www.ynt9.com.cn。45年过去了,今天坐在记者面前的老航测队员都已经年近古稀,白发苍苍。当年那群20岁出头的毛小伙子就是在这里一片一片地测出新中国以来海南岛的第一张地图。今年11月,这些老队员门从各地出发集合在一起,再次南下海南,重走当年测绘路。

  一群参加过45年前发生在海南岛上的“航测大会战”的老战友们,今天实现了他们的圆梦之旅,重回海南追寻记忆。在海岛南端城市三亚,老人们饱满的手又像当年一样握在一起……

  12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老航测队们居住的别墅,11名银丝满发的老勘察队员身穿热带岛服欢聚一堂。

  老人们的回忆从一张泛黄的地图开始,把这块珍藏半个世纪的地图摊在茶几上时,明平磊老人显得虔诚而恭敬,一旁的张淑兰惊讶地发出了啧啧声。他们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张“宝贝”留下来。这是打开45年前记忆的钥匙,一场海岛上发生的艰苦卓绝航测会战渐渐浮现,老人们也在采访中努力追寻自己留下的足迹。

  这11名老航测队员中,孙福才、明平磊、张淑兰、任延钧位老人是曾经直接在海南参加工作的,67岁的任延钧老人便是当年“航测部队”中最早抵达琼岛的一批队员。他当时在农垦部勘察设计院密山分院。遥想当年任延钧激情满怀,他说那一年他21岁。

  任延钧说,那年国家测绘总局、总参测绘局、中央农垦部三个单位组织了海南航空测量。而黑龙江航测队和内蒙古航测队以及他们密山分院等多支队伍加入了“会战”,1959年5月1日,他和密山分院的50多名队员则作为“先遣部队”提前抵达琼岛。

  抵达海口他们就直接去兴隆华侨农场,当时海南地形复杂,而植被多为灌木,测量起来非常困难,对于他们先遣部队来说,当时很多勘测都得靠手工完成,非常不易。

  明平磊回忆说,1959年的深秋,黑龙江航测队宣布,队里将派出两个区队到海南岛执行航测任务。在总队的动员大会上,他们的领导称,这个任务是国家对开发海南所采取的重要措施,它除了可以提供详细的地图资料外,海南岛是唯一可以种植橡胶等热带经济作物的地区,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带着拓荒者的热情,大家纷纷表决心,一定要圆满完成这项光荣的任务。黑龙江航测队中接受这项任务的是二区队和三区队。10月20日的傍晚,阴冷寒天,他们两支南下队伍在一片热火朝天的锣鼓声中出发了。

  由彩绸扮起来的汽车送到三棵树车站。26次特快下午5点20分正点开出三棵树车站。这一趟客列人多卧铺少,大家你推我让,只好轮流休息。南下的旅途中第一站是北京站,随后从北京南下至广州,贯穿我国南北的京广铁路线,是他们这次旅行中最长的一次。乘坐的15次特快,从北京开出,已经天黑了。而从广州到海南岛的秀英码头,他们将要度过近一千里长的海上生活,而承载着这漫长旅程的是“玉兰”号航船。

  迎接的同志已经在码头准备好了晚餐,吃完晚饭后汽车把他们送到200里外的加来镇海南第一热带植物学校,为了缓解车马劳顿,他们安排了几天休息后便开始了紧张的业务学习和下测区的准备工作。明平磊负责队里的资料工作所以很快便回到了海口。

  当年在海口,明平磊偶遇了黑龙江来的同行王锡新,同行相见分外热心,大家经常在一起聊天,谈起了在野外工作的注意事项。海南这个地方虽然四季常青,树木茂密,但是在野外工作非常辛苦。所以他们还要特别注意小心被毒蛇咬伤和防止疟疾病。所以在来时每个人都发了两种药:奎宁和防蛇毒的内服外用药。已经有了经验的王锡新便向众人展示他的“战蚂蝗”。

  在海口的半个月里,明平磊的工作仍然十分繁忙,白天黑夜都要加班抄数据、分析区航空拍摄照片。当时为了统一领导这次海南测绘大会战,军参测绘局和国家测绘局等在海口成立了指挥部。

  “在海南最为难忘的是临高度过的那个冬天,我惊讶当时还有零上9度冻死牛的情况。”明平磊说起当年踩点的地名,如数家珍,细致的村寨的名称,他都能无误地说出来。

  他告诉记者,队员们离开加来后就北行25公里到达临高县城,当时的临高县城是典型的南方小城,窄窄的街道,房子很矮。他们搬去的第4天就已经是新年了,此后他们整整在那里住了3个月,赶上了两个年节。

  “那段时间非常潮湿,气温零上八九度,当地人就觉得相当冷了。”明平磊说,当时在乡村里他就经常碰到一些瘦弱的中老年人,披着一件破旧的棉毯,手里提着一个装着炭火的马口铁皮罐,当作手炉取暖。

  张淑兰饶有兴趣地说起了在海南度过的别样春节。那些年当地的生活环境是十分辛苦的,吃的都是地瓜叶,连地瓜也找不着。要么就吃山薯和木薯,但是这个特别的春节队里还是特别照顾,每人发了一斤面。他们就在驻地的帐篷里下饺子。当地的老百姓也尝了他们的手艺,有的老百姓还惊叹,那是他们这辈子吃的第一顿饺子。

  而最让他们头疼的是,语言不通。新年前夕,明平磊他们骑着自行车到实习小组去送节日食品。小组驻地的村子叫“头郎”,在县城去加来的公路西面。路途中,他进入了一片茂密的林子,但是找不到村子,他们向两名戴斗笠的妇女问路,对方吃惊地看了他们好半天,摆手笑着走了。就在他们犯难的时候,林子里又来了一位男子,光着脚丫,他们又开始比划着问“头郎”,还是一头雾水。这时明平磊急中生智,在地上写了两个字,男子一看笑了,不一会儿他们找到了“头郎”。原来,语言不通文字通用。

  说到这任延钧也十分感慨,有时外出勘测时他们并不怕遇见动物,倒是担心遇见人,因为语言不通,交流起来非常困难,还曾经有过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今年66岁的孙福才也是感慨万千,给报社写完信后他们激动得整晚没睡,想到45年前的一个又一个场景。他告诉记者,那年在儋州进行的他们还入住了东坡书院一个星期,着实感受了一把苏东坡的文气和在当地百姓心目中的威望。那段短暂的时光是在海南最为珍贵的日子。

  他回忆说,当年的西部仍然十分落后,许多老百姓时常吃不饱,有一次看见当地人抓了一只海龟,大家非常兴奋。那里许多农村的孩子抓了蛇以后,直接烤了沾盐巴吃。曾经有一次,几个孩子围成一圈,打了一只大蟒蛇,而这只蟒蛇恰巧吃了一只黄羊。孩子们三下两下把蟒蛇的肚子破开,把黄羊从肚子取出,当时的黄羊已经被腐蚀得一片模糊,惨不忍睹,他断然想象不出这样的东西还能下咽,但是那天孩子们还是把黄羊给煮了吃了,大快朵颐。足见当时环境的艰苦。

  孙福才说,当年的航测要走很多地方,完成一个地方的测量后立刻换片。而他主要驻扎的地方是西部,儋州、昌江、东方等地。他欣喜地告诉记者,那些年人烟稀少,在东方的山头,经常可以看到乱窜的梅花鹿,煞是可爱。偶尔也转战文昌,在这个百年侨乡里,孙福才也有意外的惊喜:“当时尽管条件不好,可是每家每户都有表,相当不错。”而孙福才后来说,环境的艰苦也导致了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一些同志为此付出了生命永远留在宝岛。

  这些事情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明平磊的脑海里。他说,第二年夏天,在任务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些同志的身体状况已经接近“垮”的边沿,归心似箭。加上干旱季节的到来,一天比一天热,大家都难以承受。第三测区海岸线特别长,在光秃秃的海滩上测绘,强烈的日光反射,有些队员出现了“盲症”。而频繁的雷雨也终于给他们带来了灾难。5月4日,在海南岛最北端七星岭下工作的刘容川小组,出工队员在作业途中,三名队员被雷电击中,两名协助他们工作的人当即死亡,队员许权法经抢救脱险。雷击事件震惊整个来海南勘测的人员,大家纷纷写诗吊唁不幸的死难者。

  1960年6月下旬,他们黑龙江航测队完成规定的任务后开始陆续分批撤离海南。明平磊说,从离开哈尔滨到最后一批队员上船驶出海口,他们在海南岛整整工作了7个月。他是最后一批离开海南的,为了留下美好的纪念,他和四位同行到海口公园照了纪念相。那一次离开他带了一些稀有水果和一大提包椰子。

  回去以后,他们把在海南勘测之余写下的诗歌收录成集,纪念这场海南岛测量会战。

  45年过去了,今天坐在记者面前的老航测队员都已经年近古稀,白发苍苍。孙福才告诉记者,当年那群20岁出头的小伙子就是在这里一片一片地测出新中国海南岛的第一张地图。但是这些队员后来都花落各地,走上了各自另外的工作岗位,干起了与测绘毫不相干的工作。

  孙福才后来回了山东物资局做了行政工作,明平磊则回到济南二轻,现在也已经退休还家。只有张淑兰直到退休前,仍留在黑龙江省国土环境资源厅,干着老本行。一同随行的老队员姚立志也到了黑龙江省残联工作,原来密山分院的任延钧后来成了佳木斯农垦总局检察分院的老检察官,时过境迁,惟有当年的豪情壮志仍在几位老人的心中回荡。几十年来,老队员们都保持联络,一个默默的心愿直到今年兑现,那就是携手重游海南,看看当年航测足迹。

  今年11月,在孙福才的组织下,这些老队员从各地出发集合在一起,再次南下海南,重走当年测绘路。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大上海1937》35年男演员个个帅气且功夫了得却不红女